更多组织机构


(一)主办单位
环球博览

电商界

(二)指导单位

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

(三)承办单位

北京电商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环球博览国际广告有限公司

更多日程安排

布 展:2020年9月7日
开幕式:2020年9月8日(9:00)
展 览:2020年9月8日-9日
撤 展:2020年9月9日下午

更多下载中心
更多联系方式

 

组委会办公室

联系人:李先生 151 8858 3306

电话: 136 4138 2748(微信同步)
Q Q  :  908 785 084

网 址:http//www.dzswexpo.com       

 


展会新闻 » 王健:北京跨境综试区背景下跨境电商发展新机遇

商务部、APEC电子商务工商联盟专家王健 (中国经济网记者 张相成摄)

  各位嘉宾下午好,今天非常高兴到北京CED互联网高峰论坛,跟大家分享一下关于全球贸易与跨境电商趋势。“十一”的时候我们被邀请参加了WTO在日内瓦举行的论坛,开幕式上马云也去了。对外经贸大学受邀请做了一个专门的分论坛,在今年论坛的主题下,今年的主题叫做展望2030年的全球贸易。因为大家也知道WTO世界贸易组织面临着改革,特别是最近这些年,技术驱动使得全球贸易发生了重大的转型,当然中国的跨境电商是最引人注目,马云去参加开幕式实际上就说明了这个问题。由技术驱动的贸易正在改变全球贸易的方向,来改变了全球的市场结构。当然我们在会议上跟各国家的代表分享了中国的跨境电商的实践,因为毕竟WTO的规则制定是要建立在所有未来的这些商业的实践上。当然今天我们想跟大家分享的主要是过去二十年来中国从互联网开始到现在,国内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应该说贸易也使得整个全球的市场格局正在发生变化。我们看到全球贸易消费驱动,那么多消费者在互联网上购买产品,当然带来了所谓跨境电子商务,我们也看到了这么多消费者购买国外的产品。我们讲消费升级,这么多的旅行者在海外购物,所谓1万亿消费在海外,明年估计2万亿消费在海外。应该说互联网让我们快速的获得全球的信息,确实带来了跨境电商。

  当然我们看到的这些现象是我们能感受得到的,可是背后商业逻辑是什么?市场为什么转变?对于企业来讲,还有政策的制定者也来讲,你要知道背后的商业逻辑。我们通常讲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给我们带来的是一种生态急剧变化,这种变化就如同生物界的生态变化是一样的,它一定是带来物种的变化,而物种的变化又会带来整个市场运行方式的变化,市场结构不一样,当然我们说最终规则会发生变化。我们如果遵循这个逻辑就要看,电子商务、互联网到底给商业带来什么样的实质变化。刚才仲教授也在讲,讲实体市场和互联网市场,实际互联网带来的就是多维度或者至少我们的市场是一种立体的,出现了同时存在的实体市场和互联网市场,而这两个市场突然让我们的商业生态环境发生了变化。当时像类似于马云、王健林争论的哪个市场战胜哪个市场,实际上背后我们是纠结这俩市场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们怎么去理解这俩市场之间的关系。因为我们看到的就是企业面对这两个市场,所出现的未来方向的不确定性,我们无法应对未来很多新的挑战。当然刚才我讲的这是一个生态环境突变带来的影响,突变就会带来有些物种适应不了生态环境,自然就会被淘汰。我们看到哪些实体市场关闭,看到很多新的商业城市可能都不能生存下去,那就是你没有适应这个市场环境,自然就会被淘汰。还有很多企业不断尝试新的业务做法,包括跨境电商的各种做法,逐渐适应这个环境,那就是快速改进、快速转型。当然我们说这种生态环境的突变,毕竟会带来所谓新的商业物种,而这些新的商业物种,我们讲恰恰是现在电子商务给商业带来的最大的影响。也就是我们出现了所谓商业模式的创新,这些商业模式恰恰就是新物种,最突出的商业模式创新,就是我们讲的第三方平台。

  像刚才提到的电子商务法,其实电子商务法最大的贡献就在于在法律里面,第一次在全世界确定了第三方平台的法律地位,这在以前世界上任何的法律里边是没有规定的。比如说阿里巴巴,当然我们讲第三方平台绝对不只是阿里巴巴,它还包括比如说腾讯、百度、拼多多、滴滴打车等等一系列,包括共享的这些平台。紧接着就是这俩市场到底什么关系,带来的网上虚拟市场平台赋予了这些小企业这样的经营能力,这俩市场是相互平行和相互交织的关系,平行是指两者之间从来不会代替,交织是两者之间有关系。而所有企业经营碰到的困惑,其实都是源于我们存在的两个市场,我们的消费者是游离在这两个市场之中,当然也带来了原有工业时代经济学、管理学甚至法学各方面的挑战,原来的经济规律被打破,原来工业时代边际成本等于边际收益。现在突然发现这些规律都失灵了,然后在管理里边碰到很多的都是在两个市场的纠结。

  美国哈佛大学的一个教授曾经在20年前就写过一本书,就在解释和描述企业面对两个市场的时候所谓的方向迷失,如同驾驶飞机在天上,当海天成一片的时候,你不知道你的飞机往天上飞还是往海底扎。所以谁处理好这俩市场之间的关系,谁可能在商业生态急剧变化的环境下胜出,比如美国这两年一直流行两个词,一个叫Holistic,一个叫Synergy,Holistic叫做整体系统化,中文的翻译不一定真正表达Holistic的含义,因为整体系统化更加强调事物之间的彼此联系。而Synergy叫协同,但是协同又不完全把这个词的含义真正解释出来,这个Synergy它指的事物两者之间、三者之间、彼此之间做一加一大于二,换句话说你要在这个事物之间找到一个所谓叠加的绩效,是正的情况。所以我们讲互联网和电子商务以及跨境电子商务,我们的思维方式全部变了。就好像“十一”之前我到曼谷联合国亚太国际贸易委员会开会,搞政策咨询会,有人提问政府面对现在很多部门之间都涉及到电商怎么办。我说就是要去做Holistic整体化,考虑到彼此之间的关系,后来这个会上一直到尾都在讲Holistic,因为大家突然意识到这种思维是非常有助于解释我们现在市场当中的经营行为和经营的思路。消费者在市场上是从来不区分我在哪个市场上买,消费者是游离在哪个市场,哪个市场合适,在哪个市场上卖,所以消费者一直游离,从来没有放弃实体市场。这时候我们恰恰就发现原来的商业,其实把两个市场严格割裂,甚至在企业经营管理当中,成立个电子商务部期望它挣钱,这样的思路肯定注定要失败,因为没有把它当作一个整体战略,没有考虑到网上的渠道和实体原来传统渠道之间怎么去处理关系。就像做跨境电商面临的同样问题,跨境电商是网络渠道,怎么处理好它和传统的贸易的关系。当然我们说你要处理好两者之间的关系,很多企业就知道用跨境电商快速了解市场上的终端消费者的消费偏好。为什么?因为通过跨境电商快速地跟国外终端的消费者建立关系,甚至我可以创品牌,因为在传统渠道,你的品牌、你的渠道甚至于价格,基本上都被中间商渠道控制。所以我们说跨境电商B2C直接面对消费者,当然对企业的意义非常之大,因为你可以创品牌,可以了解消费者的偏好,你还可以在互联网上去做很多所谓销售的试验,然后使得你的产品快速改进。而在传统的贸易当中,你却做不到。当然传统贸易B2B数量可能还是很大,也许政府更关注B2B,但是对企业来讲,B2C的意义是不能小看。所以你如何处理两个市场,如何取得综合的效应就非常重要。

  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和跨境电商所带来的变化,有可能就像马云讲的,我以后不提电子商务了。为什么?如果你把它理解为仅仅在互联网上买卖东西,说实在没有任何意义,因为现在全部电子商务,但是你如果看现在信息技术的发展,把电子商务定位为一种信息技术,特别现代信息技术、网络技术,在商业领域不同层次的运用,实际上电子商务才刚刚开始,因为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技术,他们所引发的商业变革才刚刚开始。而我们去看这个市场的生态环境变化,从最早的可以让你跟消费者之间进行互动,到最后形成网上的虚拟市场,甚至于现在引领整个网络生态环境的变化,那么这一切从跨境电商当中看非常清楚。如果我们考察整个贸易链,既包括交易前,也包括交易中和交易后,我们在交易前、交易中、交易后的各个环节都有创新。所谓模式创新,我们看到的阿里交易前的,以及交易后的敦煌,易贝、阿里速卖通,以及交易后的易达通,外贸的综合服务模式,其实都提前了所谓中国的跨境电商的模式创新,就好像我讲的新的物种。而中国出现的物种是全世界最全的,就像阿里覆盖了所有的国际贸易和跨境电商各个领域,这也是为什么引起国际社会关注的,因为中国环境变化了,你这个物种先发展起来了。

  这一切给我们带来的大家讨论的数字经济,因为大家在展望2030年的时候,展望未来的经济增长模式的时候,大家发现电子商务也好,跨境电商也好,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新的变化,这些变化都总结为叫做数字经济。我觉得数字经济要找到跟工业时代工业经济最与众不同的地方,我觉得与众不同的地方至少目前可以概括为以下三个方面。第一数据成为新能源,这是工业时代没有的,工业时代的创造都是技术创新、产品创新,数字经济显然是围绕数据的储存、数据采集、数据的处理利用,它给整个商业带来价值。第二就是出现新的物种。第三方平台,紧接着像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带来的就是整个商业活动或者外贸的智慧化,也就是数据会引领整个流程的变化,就是通常我们讲从B2C到C2B,定制成为可能,可能会影响到全球的分工结构的不一样。就像我们在WTO所做的电子商务和未来的全球的价值链的论坛,全球价值链会发生变化,信用体系会发生变化。

  所以我们讲所谓数字经济对全球市场带来的变化,当然是消费驱动,它使得整个产业结构发生变化,分工结构发生变化,就像我们看到跨国公司不再是国际组织再提的一个词,因为消费端跨国公司在全球都在亏损,跨国公司在拆散。紧接着普惠贸易,因为贸易门槛降低,这些品牌新的物种赋予了中小企业更多的能力,能够进入全球市场,当然国际规则发生变化。像我们探讨的eWTP的规则,像外贸综合服务、综合试验区,国家推出这么多政策,实际上就是不断的要进行所谓监管创新。

  未来市场当中不仅是企业和政府,很可能政府、平台和企业共同存在。就像我们在WTO讲的,WTO也要全球协同治理,未来WTO不是政府之间的谈判,也会引入平台,WTO公共平台就是贸易各种利益群体都弄到WTO共同讨论未来贸易的趋势,整个全球的贸易治理结构和贸易的方向,我们怎么去推动、去改变。我觉得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的倡议,如果再把它跟所谓电商结合起来,那么我觉得电商所带来全球的贸易的新的方式和新的市场格局,恰恰就是下一轮的第三轮的全球化,当然我们也希望我们的企业、政府能在新一轮全球化当中,能够找到自己的位置。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贾希)


    
距离展会开幕还有0
0小时0分钟10
更多支持媒体
返回顶部